欢乐斗地主挑战赛下载|欢乐斗地主怎么在线玩

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新聞 >> 宏觀新聞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美國在世貿組織玩饑餓游戲,里應外合想把WTO搞殘?

世貿組織(WTO)的“貿易法庭”——上訴機構停擺之殤幾成定局。

第一財經記者從權威渠道獲知,在3日的WTO爭端解決機制例會上,爭端解決機制主席沃克大使(Amb.David Walker)做出了三點明確表述:其一,WTO成員方之間沒有就延長兩位上訴機構成員的任期達成共識,這兩位法官的任期將于今年12月10日屆滿。

其二,在他的理解中,對于目前已經結束聽證的上訴案件,負責這些上訴機構的成員將會完成這些案件的后續工作。

第三,對于那些在12月10日之前提交或想要提交上訴通知書的成員方,如果還希望進行上訴聽證的話,需要等待上訴機構恢復運作。

在場的歐盟代表在發言中表示:不幸的是,WTO成員方即將要面對12月10日之后僅剩下一名上訴機構成員的現狀了。與正常情況所不同的是,上訴機構將不會有替代即將卸任的成員,也無法將待處理的上訴重新分配給其他成員,“這是因為自2017年以來,一名WTO成員方一直在阻撓納新任命。”歐盟代表在此后的陳述中直接點了美國的名。

如果說美國蓄意讓WTO上訴機構癱瘓將導致全球貿易法則倒退的話,WTO本身則面臨更棘手的問題:4日WTO將繼續就年度預算進行討論,而此前美方威脅拒不通過WTO預算,這將有可能令整個WTO在2020年都出現停轉的現象。

中歐指出美言行前后不一

第一財經記者拿到了歐盟等國家在3日會議上的發言記錄。其中,歐盟點出了2年以來的爭執內情,并指出,目前美方的行為讓歐盟困惑。

歐盟指出,據其了解,阻止上訴機構法官納新的WTO成員方同時也反對上訴機構的現任法官在任期結束后繼續完成其工作,而按照WTO本身的上訴機制工作程序第15條(簡稱“第15條”),這種情況是允許的。

歐盟還指出,正如美國在2017年8月所表示的,第15條的方法有助于有效完成上訴,并歡迎離任的上訴機構成員繼續為兩起未決上訴提供服務。但是在當下,美國卻阻礙爭端解決機制履行美國曾經首肯過、屬于爭端解決機制的責任。

歐盟認為,這破壞了爭端解決系統的穩定性,并令參與上訴的各方感到挫敗。

中國代表則在發言中指出,目前當事各方尚未撤回14宗上訴,上訴機構應根據現行規則結束這些工作。

中方指出,在過去的兩年中,由于美國的非法阻撓,上訴機構的交付能力受到了嚴重破壞,導致未決上訴案件的數量空前之多。

中方強調,第15條完全符合WTO解決爭端規則。在20余年以來,第15條已經在20多個場合中得到應用,并形成了所有WTO成員方都贊同的慣例,在2017年8月之前,美國也從未反對過。

即使是2017年8月之后,如果通過該規則進行的最終裁決符合美方利益,對美國來說這似乎也不是問題。中方指出,通過挑戰第15條,美國放棄了其先前的承諾,并有破壞整個爭端解決系統的風險。

美方對此的回應則閃爍其詞。美方指出,今天所聽到的有關15條的回答,即意味著各成員方在一些基本問題上沒有達成共識。

美方表示,在缺乏共識的情況下,美方贊同各方在上訴問題上都以適當的方式相互接觸,就像有些成員方已經提出的那樣。

美方所指的是目前歐盟同加拿大和挪威等方面達成有關雙邊仲裁的條約,并希望這樣的自愿雙邊條約可以促成164個WTO成員方達成仲裁方面的諸邊協議。

美里應外合把WTO搞癱瘓

上訴機構是WTO體系中負責裁決貿易爭端的“最高法院”。根據相關法律,WTO上訴機構常設7位法官。但近年來,由于美國在上訴機構啟動法官納新、連任程序方面的蓄意阻撓,從2018年1月起,上訴機構僅剩三位大法官,分別來自中國、美國和印度,三人也是上訴機構能夠運作的底線。

三位上訴法官任期     來源:WTO

上訴機構成員:格雷厄姆(左) 趙宏(中)巴提亞(右)  來源:第一財經記者整合WTO網站

其中,來自美國的格雷厄姆和來自印度巴提亞的任期均將于2019年12月10日到期,而中國籍法官趙宏的任期將在明年11月結束。這意味著屆時該上訴機構將僅剩一位法官,如無法在此之前啟動納新程序,該機構將癱瘓。若上訴機構癱瘓,大部分的WTO上訴案件將變成死循環,通常敗訴方都會選擇對專家組的報告提出上訴,而在上訴機構癱瘓情況下,該申訴將永遠無法得到終審,敗訴一方也可以隨意否決專家組報告,而不受任何約束。

美國前貿易代表、美國威凱平和而德律師事務所(Wilmer Hale)資深國際合伙人巴爾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總結了這一后果,即如12月中旬無法任命新法官,可以看到的是上訴機構會完成此前的案件,但之后就只剩專家組了。

接下來,要么各成員方達成共識,即沒有上訴機制也沒有關系;要么各成員方達成相互協議,即未來都不可以使用該爭端解決上訴機制了。巴爾舍夫斯基指出,對于國際貿易而言,這將是非常混亂的,這意味著將沒有規則、沒有法律、沒有標準、沒有一致性,該(WTO)系統沒有可靠性,且將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

除了美方代表著阻撓法官納新和連任外,甚至在上訴機構內部,來自美國的法官格雷厄姆也在“搞事情”。如前所述,按照第15條原則,結束任期的法官可以繼續審理手中未完成案件(但不接新案)。

但近期以來,77歲的格雷厄姆多次對WTO相關官員表示,除非上訴機構秘書長澤多克(Werner Zdouc)辭職,否則他就不會同意在任期結束后繼續審議上訴爭端。而如格雷厄姆決意在12月11日卸任,能夠運作的法官人數只剩下兩人,則任何未決上訴都無法獲得最終裁決。據外媒報道,WTO總干事阿澤維多無意讓澤多克辭職。

不過,與格雷厄姆鬧出的“內訌”比起來,WTO馬上要面臨一場更大的考驗:從11月底開始,美國就在WTO的預算討論會議上流露出不打算支付2020和2021財年預算的跡象。同期,美國還拖欠著聯合國的巨額會費。

美方在11月份的例會上細致地描述了對于上訴機構法官薪酬體系的不滿。美方提出的核心觀點為兩點:其一,作為一個兼職崗位,上訴機構法官只需在處理案件的時候才來上班,而其年收入卻超過30萬瑞士法郎(約合215萬人民幣),這比WTO副總干事的收入要高得多,WTO副總干事還是個全職崗位。

其二,工作量不大,補貼卻還拿得多。美方代表指出,每年上訴機構做出的判決只有5~6件,根據WTO的相關激勵機制,上訴機構法官花在上訴案件上的時間越多,能拿到的加班費就越多。而對于那些已經離職但仍在對上訴案件進行判決的前法官而言,這些好處可能更為可觀。

美方官員在會議上就此提出其核心質疑,即WTO有關上訴機構成員薪金的激勵機制,已對WTO的財務造成了重大影響。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WTO數據庫發現,2019年WTO預算為1.97億瑞士法郎,其中最大出資來自美國,出資金額為2270萬瑞士法郎(2280萬美元)。2018年WTO的預算也是這一規模。據悉對于2020和2021年的預算,WTO也希望維持在這一規模。然而由于預算案必須由WTO的164個成員方全部批準才能放行,如美國執意阻攔,這有可能導致WTO在2020年出現停轉現象。

目前,據外媒報道,作為交換條件,美國要求將上訴機構的預算從79.1萬瑞郎大幅削減,砍掉近87%,同時上訴機構法官也要大幅降薪,其薪水不得超過10萬法郎左右,對此歐盟、印度、土耳等成員方均表示反對。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WTO會在當地時間4日再次迎來預算委員會會議。 而正如巴爾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不允許上訴機構任命新法官以及可能不通過WTO預算的行為,會讓人覺得這屆美國政府是在試圖“讓這個組織挨餓”。

責任編輯:李國雷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欢乐斗地主挑战赛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双彩 北京赛车pk10 全国最大股票配资 短期保本理财产品排行 股票融资l鑫配资 极速十一选五 广西股票融资 90年代娃哈哈股票 河北十一选五 安徽快三 好运彩3 电影乱淫a片 北京11选5 中信股票推荐 500万网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