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挑战赛下载|欢乐斗地主怎么在线玩

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評論 >> 政策解讀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最高法:場外配資合同無效!金融產品發生糾紛 這些爭議有明確說法了

11月14日,最高法正式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紀要》”)。《紀要》共計12部分130個問題,內容涉及公司、合同、擔保、金融、破產等民商事審判的絕大部分領域。

《紀要》回應了公司糾紛案件中“對賭協議”、股東出資加速到期、表決權限制、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公司人格否認、公司對外擔保等爭議問題,明確了合同糾紛案件中合同效力、合同履行與救濟以及借款合同中的部分爭議問題。《紀要》中涉及金融領域的部分包括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證券、營業信托、財產保險、票據糾紛案件審理5個方面內容,對其實踐中存在的爭議問題作出明確規定。

明確配資“紅線”

未經許可的融資業務平臺配資合同無效

《紀要》明確了場外配資合同的效力問題。

從審判實踐看,場外配資業務主要是指一些P2P公司或者私募類配資公司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搭建起游離于監管體系之外的融資業務平臺,將資金融出方、資金融入方即用資人和券商營業部三方連接起來,配資公司利用計算機軟件系統的二級分倉功能將其自有資金或者以較低成本融入的資金出借給用資人,賺取利息收入的行為。

這些場外配資公司所開展的經營活動,本質上屬于只有證券公司才能依法開展的融資活動,不僅規避了監管部門對融資融券業務中資金來源、投資標的、杠桿比例等諸多方面的限制,也加劇了市場的非理性波動。在案件審理過程中,除依法取得融資融券資格的證券公司與客戶開展的融資融券業務外,對其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與用資人的場外配資合同,人民法院應當根據《證券法》第142條、合同法司法解釋(一)第10條的規定,認定為無效。

場外配資合同被確認無效后,配資方依場外配資合同的約定,請求用資人向其支付約定的利息和費用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配資方依場外配資合同的約定,請求分享用資人因使用配資所產生的收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用資人以其因使用配資導致投資損失為由請求配資方予以賠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用資人能夠證明因配資方采取更改密碼等方式控制賬戶使得用資人無法及時平倉止損,并據此請求配資方賠償其因此遭受的損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用資人能夠證明配資合同是因配資方招攬、勸誘而訂立,請求配資方賠償其全部或者部分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配資方招攬、勸誘行為的方式、對用資人的實際影響、用資人自身的投資經歷、風險判斷和承受能力等因素,判決配資方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賠償責任。

明確公司對外擔保合同效力問題

關于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合同效力問題,審判實踐中裁判尺度不統一,嚴重影響了司法公信力,有必要予以規范。

為防止法定代表人隨意代表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給公司造成損失,損害中小股東利益,《公司法》第16條對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權進行了限制。根據該條規定,擔保行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單獨決定的事項,而必須以公司股東(大)會、董事會等公司機關的決議作為授權的基礎和來源。法定代表人未經授權擅自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構成越權代表,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50條關于法定代表人越權代表的規定,區分訂立合同時債權人是否善意分別認定合同效力:債權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無效。善意,是指債權人不知道或者不應當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訂立擔保合同。

公司以機關決議系法定代表人偽造或者變造、決議程序違法、簽章(名)不實、擔保金額超過法定限額等事由抗辯債權人非善意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公司有證據證明債權人明知決議系偽造或者變造的除外。

分析人士指出,違規擔保具有強烈的隱蔽性,最終披露基本都是被動公開,而此時危害往往已經發生。近年來針對商業銀行貸款的違規擔保已逐漸減少,大多轉向了小額貸款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甚至是民間借貸,擔保主體逐漸由上市公司下沉到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這更加重了違規擔保的便利性和隱蔽性。違規擔保中債務人一旦未能正常履約,作為擔保方的上市公司即可能要履行擔保責任,而連帶責任擔保中,債權人更是可以跳過債務人直接要求上市公司履行擔保義務,從而對上市公司及廣大中小股東權益造成損害,即使上市公司向有關責任主體追償,其結果也難以預料。

上述分析人士指出,規范上市公司違規擔保迫在眉睫。

一方面,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或董事長等主體,在未履行或未依法依規履行內部決策程序并進行信息披露情況下,以上市公司名義對外提供擔保,使上市公司在不知情情況下背負債務,嚴重侵害了上市公司、其他債權人和數量眾多的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另一方面,近年來,盡管對上市公司違規擔保監管趨嚴,部分上市公司仍鋌而走險,違規擔保屢禁不止,有的違規擔保數額竟超百億,致使上市公司經營癱瘓甚至瀕臨破產,投資者血本無歸,對市場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與此同時,違規擔保操作手段往往較為隱蔽,有關行為被發現時已基本沒有有效解決途徑,相關主體難以得到追責,需要在法律源頭上予以解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目前上市公司的擔保鏈條出現越拉越長的現象,除了公司為股東設定擔保的單向擔保風險,還有上市公司互相擔保的“連坐”風險。互相擔保圈將諸多公司捆綁在一架戰車上,系統風險不可謂不大。因此,規范公司對外擔保行為具有現實意義。

明確“對賭協議”爭議問題

根據《紀要》,投資方與目標公司訂立的“對賭協議”在不存在法定無效事由的情況下,目標公司僅以存在股權回購或者金錢補償約定為由,主張“對賭協議”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投資方主張實際履行的,人民法院應當審查是否符合公司法關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及股份回購的強制性規定,判決是否支持其訴訟請求。

投資方請求目標公司回購股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公司法》第35條關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或者第142條關于股份回購的強制性規定進行審查。經審查,目標公司未完成減資程序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其訴訟請求。

投資方請求目標公司承擔金錢補償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公司法》第35條關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和第166條關于利潤分配的強制性規定進行審查。經審查,目標公司沒有利潤或者雖有利潤但不足以補償投資方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或者部分支持其訴訟請求。今后目標公司有利潤時,投資方還可以依據該事實另行提起訴訟。

賣方未履行適當性義務

應對金融消費者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關于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紀要》規定,在審理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以及金融服務提供者(以下簡稱賣方機構)與金融消費者之間因銷售各類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為金融消費者參與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而引發的民商事案件中,必須堅持“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原則,將金融消費者是否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并在此基礎上作出自主決定作為應當查明的案件基本事實,依法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規范賣方機構的經營行為,推動形成公開、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和市場秩序。

賣方機構簡單地以金融消費者手寫了諸如“本人明確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損失風險”等內容主張其已經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不能提供其他相關證據的,人民法院對其抗辯理由不予支持。

賣方機構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損失的,應當賠償金融消費者所受的實際損失。實際損失為損失的本金和利息,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存款基準利率計算。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

責任編輯:李靖琴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欢乐斗地主挑战赛下载 注册老虎机送体验金 欢乐扑克3怎么赚钱 福建时时彩 武汉麻将规则 海南4+1 河北省11选5任基本走势 1000炮打鱼机李逵劈鱼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2016 快乐十分任选3技巧 大连打滚子游戏大厅 云南十一选五 2017北京pk10官网直播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修改器 火龙果计划软件官网手机版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四川金7乐